欢迎访问惠来县第一中学!现在是

校园资讯

咬定青山的意志--记惠籍全国著名青年画家林若熹博士

添加时间:2021-02-05

      

——记惠籍全国著名青年画家林若熹博士

方菲

用安徒生童话中的丑小鸭变白天鹅,用我们常说的“山沟沟里飞出了金凤凰”来形容一些成功人物,总觉得有点夸张。但是,若用来形容我所诉述的这位人物,则显得苍白而远远不够力度。为什么?谁能想象出从上世纪80年代惠来县文化馆里一个默默无闻的从事美术工作的小青年,经过二十几年的残酷的自我磨练,一跃而成为中国当代画坛上的顶尖人物之一、文艺学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课题研究者!初看起来,是奇迹的出现,但,绝对不是。因奇迹的出现是偶然的,而上述这个巨大的变化则是由一股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意志,从低洼深处,一步一个“血”印,登上了艺术的顶峰。

(一)

林若熹人生的第一张画是在他四岁那年画的。那时,他胖敦敦的,家人叫他“老猪”。有一天,他拾到一个丰收牌香烟壳子,他好奇地也是本能地用复写纸描绘了香烟壳上的拖拉机,拿给他父亲看。当时他父亲正在与客人座谈,他父亲看后将“画”拿给客人看,并笑着说:“我家‘老猪’将来定会成为大画家。”父亲的一句话,铭刻在若熹幼小的心灵中,从此定下了人生的方向标,并为之矢志不渝地,执著地追求。

1968年,他那美满幸福的家庭一夜之间,突然从伊甸园跌下万丈深渊。那时他5岁,兄弟四人一切生活由比他大几岁的大姐打理。姐姐织网他做梭,姐姐捣碎石子他帮工,锅下的燃料要由一支铁线钻钻树叶和一个竹篮拾蔗渣供给。包“苏联米”,租小人书……哪一件低微收入的事没做过?几年后苦日子捱到了头,家庭重见天日,母亲主持家政。在惠来一中读初中刚毕业(两年制),而尚未成年的若熹就被安排到县文化馆工作,由于他自幼显示了画画的天分,以及初中两年参加惠来一中美术组打下了扎实的基础。他成了文化馆美术辅导员!而那些被辅导者却是他的同龄人甚至岁数比他大的人!(我们从中可以想象到他是经过怎样的刻苦锻炼,才掌握了素描、色彩、构图、造型……才具备了教人的资本)。一个初中毕业生突然有了一份固定的工作,有了固定的收入这对一个贫苦家庭的小青年来说,这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如果是一般人,就会感到十分满足而沾沾自喜、固步自封了,而他却将它看作刚刚长出的小翅膀。他要腾飞,就必须有翅膀!

一个人要彻底转变自身的性格不是一件易事,可是若熹用惊人的意志和毅力,说变就变,由动到静,迥若两人!好动是青年人的天性,天资聪慧的他更是如此,三四岁就自制陀螺,把家里的菜刀变成“锯仔”。幸有父亲的呵护,才逃过严母的重罚。玩篮球,可以像成名球员那样将篮球在身上各位随意摆弄,甚至在看了芭蕾舞《红色娘子军》之后要练习用脚尖行走,看到杂技演员抛球,他模仿得惟妙惟肖,把三四个抛得有板有眼……整天在动中!忽然某一天他看到徐迟的《哥德巴赫猜想》之后,竟学起陈景润研究起数学来。陈景润成了他崇拜的偶像。性格恬静的他哪能躁动呢!于是,他开始沉静下来,他认为要成就大学问、大本领就必须读书、苦练,最关键的一点是不应将自己的生命——时间浪费,于是把开放的个性封闭起来,关在小屋里就是读、画、塑!他的时间不容“侵犯”,谁侵犯他的时间就判他个“犯罪”!

功夫不负有心人,辛勤之后,初结佳果。在文化馆工作期间,将下乡写生采集的大量素材,融化成为剪纸《远方的来客》和工笔画《小小工程师》。这两幅作品分别参加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全国性剪纸展览和省美术家协主办的省业余作者画展。后者获得二等奖。这点成绩,他不放在眼里,他从两方面努力。一方面,师法自然。当听说有队伍要赴桂林写生时,他太高兴了,但报名不被接纳,队伍出发了,而他,十几岁的孩子居然只身奔赴桂林。幸得他父亲的朋友的帮助,才如愿以偿。在桂林,碰到队伍,才接纳他为成员。若熹被桂林山水迷住了,只疑身在画图中。他舍命地写、画,竟差点被抛在当年电影刘三姐斗歌的那棵大榕树下过夜!另一方面,执意考取美术院校深造。但是一考六个年头,尝尽了落榜的痛苦。失败对他来说,虽然痛苦,但从不失望!他的家人对他另眼看待,且有微言,他置若罔闻,我行我素。甚至将失败的痛苦当作自我磨练和鞭策。他辅导的学生考上了,而他却屡次落榜!每次重考时,不是停留在一个层次上,而是报考难度更大的专业。如他和朋友一起报考广州美术院附中,都没被录取,朋友愁眉哭脸,他却鼓励朋友:“明年考美院,不是省了三年吗?”他太自信了,所以很乐观!

经过六个年头锲而不舍的努力,终于成功了。1984年考进入了广州美术学院。自此有广阔的空间让他展翼翱翔,有智慧之深渊供他吸取游弋。当年有个姓司徒的美院教师惊讶地说:“怎么去年连学院准考证都拿不到,今年却是学院考生中成绩最好的。”考进大学的他并不感到意外而惊喜,而认为是一种必然而安详。于是他“就像久旱干裂的土地得到甘霖一样努力吸收方方面面的知识!

(二)

在学院里,经过二年打基础之后,第三年他被分配到花鸟专业,有机会到西双版纳写生。“正是这西双版纳,使我的工笔重彩花鸟画,从此与之分不开。”甚至因此而创造出具有独特个性的“版纳图式”。他在《行愿——林若熹的艺术故事》中是这样写的:“我在西双版纳写生的花花草草皆有她们的声影。你看那婷婷地立于草坪的《美人》,发出淡淡的《幽香》。在《正午》、《无风时》,思绪悄悄地飞起,秋熟的《气息》欲言又止;缠绵无法挥走如《雨丝丝》、《绿月》、《热风》,总是使我听到笑声如银玲串串;于是那洁白的百合花,就是笑脸的《花环》。”这样,临摹自然的写生画变成了系列式的叙述语言,就是让意志左右写生。由此也产生了技法上的突破。他说:“自然之物只是母题,我把它看成丰富的词汇。根据画面的构成,气势的需要,重新组织自然生态。……这与今人写生多有不同,今人写生,多以写自然的关键部位,也就是素材,或干脆用照相机搞小构图,然后再整理放大,构成画幅。”

读大三时,学院举办学生作品展,他有四幅作品入选,那是《初阳》、《岁月》、《听雨》和《风雨红颜》。《希望》杂志编辑张永齐先生看中了林若熹的作品,就将他的四幅画刊登在《希望》杂志1988年第四期封三上。这四幅作品的“独特技法是无可否认的,该技法就是撞水撞粉。”其特点是折衷工笔与写意,融合两类不同性质的颜料。该技法一经受到肯定鼓励,一发而不可收,不断探索发展,后来成为其专著《解读传统》的论题,形成了一个画派的理论基础:即撞水撞粉是工写两极的互补,是现代中国画的源泉点之一。此论在刚出版的《没骨风——岭南画派的现代意义》的专论文集中有好的表现,该书由他主编,人民出版社出版。

将毕业时,由于他整天沉浸于艺术创作,忽视了一个严峻的课题:毕业分配。待他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时,所有的通道都阻塞了!他一直睡了三天三夜,等他睡眼惺忪醒来时,同学告诉他:“你留校了,还在睡大觉!”这一声天籁,使他全身顿时恢复了活力。更关键的是他的追求,从此可以一心一意地继续下去。

(三)

留校当老师,但住的是集体宿舍,五人共住一房,若熹称这五分之一的场地为“方块空间”。然而,他就在这方块空间创作出色彩斑斓的图景,开始为世人所公认。

其一是《春夏秋冬》四幅方块画荣获1989年全国第七届美展铜牌奖。并被《美术》选择1989年第8期特刊的封面。于是赞誉之声纷纷传来。

其二是在这方块空间创作出了“岭南新作系列展第一回”(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办)《林若熹画展》中的主要作品,对这个画展赞誉之声,纷至沓来。杨之光副院长说:“中国画要以极大的毅力打进去,以极大勇气打出力,林若熹做到了。”林墉认为:“若熹心中有个属于自己的天地,宁大勿小;眼中有个属于自己的境界,求雅去俗;手中有了属于自己的本领,务精去粗。”

1993年1月,若熹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起了隆重的轰动效应。以文化部代部长高占祥为首的一大批美术界名流巨匠,都光临画展,并给予高度评价。全国性《美术》杂志也在1993年第4期出了“林若熹专版”,《花环》成为该期的封面。更值得一提的是这是文革后广东第一个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个人画展。接踵而来的喜讯更为动人,第一,由申少君先生主编的《当代中国画技法赏析》丛书,其中有《林若熹工笔花鸟画创作》。该丛书“所选择的11位作者,乃功底扎实,卓有建树的中青年画家”。第二是1994年广州美院举办建校40周年庆典活动。若熹事迹除了作专题介绍之外,还安排三个个展,若熹是第一。

(四)

正在他事业如日中天之际,他失恋了!祸不单行的是传说若熹参加八届全国美展的作品落选了。他用酒把自己灌醉,“不幸”了一夜,第二天在打扫“不幸”时,还证实上述为讹传,他的《四个太阳》入选了。这就是若熹的个性:跌倒,爬起来,抖抖尘埃,前进!他在家养起了长长的头发,潜心研究人体造型及白描画,这期间也有出类拔萃的佳画,也有一些堪称“杰作”的雕塑作品,如深州市东吉农产品批发市场的标志雕塑,17米长的汉白玉雕塑《大白菜》被吉尼斯收录为世界之最。广州珠江文化艺术广场的几座标志性雕塑大都出自他的手笔。特别那28M×9M的《穗兆珠啤》浮雕,更是气势非凡。

取得这些辉煌的艺术成就,该是人士顶峰了吧。不,在若熹的思想中这不过是一个起步的平台。他深居简出,攻读英语,为追求另一个伟大的目标而做充分准备。

(五)

有志者事竟成,他终于在1999年考进了暨南大学博士班。他是带着课题攻读博士学位的,目的是想把线的美学问题研究得更彻底。于是攻读跟美术理论有关的文艺学的“比较诗学”专业。在此期间,他到过台湾,既办画展,也从事学术研究。他又考察了西北石窟,发现了历史上学术界的一些已定性的论点还有可以重新讨论的余地。如发现在炳灵寺中的女维摩诘形象要比顾恺之维摩诘形象出现得更早。从两地考察中,还发现了艺术实践与艺术理论存在相悖的情况。这些都为他那“线意志”专著提供了第一手材料。经过三年的苦斗,终于在2002年获得了暨南大学文艺学博士学位。2004年晋升为教授;2005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个人画展;2006年调进北京中国艺术研究所任研究员,2007年成为博士生导师,所有这些,若熹仅认为是他攀登科学高峰的阶梯。他再次深入考察,为他的研究课题收集第一手材料。足迹遍及国内外:广州二沙岛,小兴安岭,山西大院,纳西古镇;法国、丹麦、希腊、挪威、瑞典、非洲的苏丹、毛里求斯等等。经过充分酝酿准备,他申请国家研究课题:《白描研究》,并获得通过。这对整个广东省来说是具有重大意义的,因为实现了零的突破。

《白描研究》是研究中国画线的美学课题,课题本身由“线意志”而引出“没骨风”。“没骨风”是若熹下一个的研究课题,对“线意志”、“没骨风”的研究,就是对传统中国画与现代中国画的研究,其意义在于有助于我们认识中国画的研究,其意义在于有助于我们认识中国画多元共生的格局;有助于线所担当的工写两极沿着具有民族特质的方向发展。它可能形成创新理论:①线意志理论,②文化基因论,③适应与变异的理论,④多维度的比较艺术学理论。可以说《白描研究》是我国文艺学上的一座丰碑,它在林若熹手中产生是不简单的。

现在,林若熹往返于中国艺术研究院和广州美术学院,既任教又继续他的艺术研究与追求,兴之所至还做一些他认为对社会、对学术有意义的事情。这就是今日的林若熹,一句话:是咬定青山的意志造就了他!

 

方菲   1946—1950年就读于惠来一中,1956-1969年任教于惠来一中。退休前在惠来侨中任教。

 

附录

林若熹个人简介

1963年出生,广东省惠来县人,暨南大学文艺学博士,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美术创作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教授。

1989年《春夏秋冬》参加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中国美术家协会等主办的“第七届全国美展”并获铜奖。

1990年由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广州美术学院主办的“林若熹画展”在广东画院举行。参加“第七届全国美展中国画获奖作者新作展”,在美国、日本、香港等地展出。

1990-1996年白描画创作研究第一阶段。

1991年由湖北美术家协会、广东美术家协会、湖北美术院、广州美术学院主办的“林若熹画展”在湖北美术院举行。

1992年《女人体》获广州美术学院第二届素描大展大奖。

1993年由中国美术家协会等主办的“林若熹画展”在中国美术馆举行。有《秋NO.II》等六幅作品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黄金时代》参加“首届全国中国画展”并获优秀奖。参加庆祝广州美术学院四十周年系列展第一回展“林若熹画展”。

1994年《夕阳》参加由中国美术家协会等主办的“第三届中国画展”并获二等奖。

1996-2003年重彩人物画创作阶段。

1997年至今白描画研究创作第二阶段。

1998年在台湾国父纪念馆、深圳美术馆举办“林若熹中国画邀请展”。

1999年《山野颂》参加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中国美术家协会等主办的“第九届全国美展”。

2000年在台湾彰化文化馆举办“林若熹游戏人间”邀请展。

2001年《幽香》入选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等主办的“百年中国画展”、《百年中国画集》。

2003年《艳阳天》入选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等主办的“北京国际双年展”。

2003-2006年《白描研究》获全国艺术科学“十五”规划年度课题。

参与广东省高校重点学科项目:岭南中国画研究。

2004年遴选广东省高等学校“千百十工程”。

作为中国的代表参加毛里求斯·国际艺术家工作坊。

2005由中国美术家协会艺委会及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等主办的“行愿——林若熹画展”及研讨会在中国美术馆举行。有作品《盛世》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2006年被澳大利亚卧龙岗大学邀请,为访问学者,并指导文艺学博士生。

2007年《春晖》等十一幅作品参加“正大气象——中国美术创作院院展”。

      《春晖》参加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主办“第四届全国画院优秀作品展览”。

2008年创立“广东省林若熹艺术基金”。

出版专辑:

《林若熹画集》①(写意集),湖北美术出版社,1991年。

《林若熹画集》②(工笔集),岭南美术出版社,1994年。

《林若熹画集》③(白描集),新世纪出版社,1998年。

《当代中国画技法·赏析—林若熹工笔画创作》,接力出版社,1993年。

《林若熹工笔花鸟画》,安徽美术出版社,2002年。

《蜘蛛之吻》(诗集),花城出版社,1997年。

《解读传统》(论著),广东人民出版社,2004年。

《行愿——林若熹艺术故事》(文著),岭南美术出版社,2005年

《行愿——林若熹作品集》上、中、下集,岭南美术出版社,2005年

《唯美新势力》,福建美术出版社,2007年。

《没骨风——岭南画派的现代意义》(论文集),人民美术出版社,2008年。